昨日影沉桃花深

※没有特别认真的找过资料
※写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可能会有续……吧
※慎

蓝尚书家里有两个儿子,长子沉稳,早早遵从着祖制入了仕,放榜那日,高头大马上深红官衣映着桃花,漫了整个长安。
蓝尚书领着小儿子站在府门前满意的看着游街而来的长子,对着小少爷细语:“吾儿奕,几年后你便也会像你兄长那般穿着那官衣,走遍整个长安。”
蓝小少爷那双仍未入世的眼睛跟着兄长从东街溜到了西街:“奕不爱这般正经。”
“无功名何以生存?”
“兄长会庇佑奕一世的,奕不怕。”
蓝尚书笑着伸手拂去小少爷一肩膀的桃花瓣儿:“你还不懂,无妨,尚早。”
那日天朗风清,耳边是喧闹的人声,蓝家的小少爷懵懂看着偏疼自己的爹爹缓缓直起身噙着一...

密石相会(四)

       六岁的小孩子,好奇心强耐心弱,总是在想要与没兴趣中循环着。黄少天在第六次路过那个老人的破房子的时候,还是没忍住一溜烟的跑了进去。房子里面很空很大,放的东西不多显得格外的空荡荡,黄少天扒着墙角有些小小惧怕的往里面探头。

       那个奇怪的老头就靠在里间的椅子上怀里抱着一根长长的拐杖,蓬乱着头发胡须,脸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不和我稍微玩一会儿吗,小朋友?”...


密石相会(三)

       乔一帆是这家店唯一的雇员,一个刚刚才上大学的学生,不过已经是待在店里三年的老人了。黄少天每次看到乔一帆都觉得挺神奇的,干干净净的一张好学生脸搁在东街简直就跟惊悚故事似得。

       东街出没的人,一向是没什么纯净气质的,包括黄少天自己。


       这个好学生脸现在正乖巧的收起黄少天脱在沙发上的衣服顺手还放了一杯冰水在矮桌上:“黄少天前辈进了店里就...

密石相会(二)

       东街在早上一点都不热闹,像是蛰伏在白天的蝙蝠,闭着眼睛,你戳它一下它才被惊扰的骚动一下。黄少天的脸嫩,穿上休闲服更像是刚刚走进大学还不够成熟的少年,不过像东街这种地方,未成年要比正儿八经的公司白领要受欢迎的多。

       路上人不过几个,一溜全身打洞还有几个按摩小姐明显刚睡醒蓬乱着头发靠在楼边醒脑。黄少天眼睛晃来晃去没个定性,手上拿着新出的iPhone5S不停的发着短信。以前玩过游戏就是不同,一长段一长段的信息不停地发往对方的手机,还不...

密石相会(一)

       在家的旁边住着一个奇怪的老头,爸爸妈妈每次带黄少天出去的时候都会细心的嘱咐:不许去搭理那个老头。

       六岁的黄少天没忍住,总是偷偷就跑过去打量。

       破旧的房子,到处都是会漏风的洞,和自己那个酷酷的房间完全不一样。 

       然后黄少天就没兴趣了,他重新抱起不久前...

© 池中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