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影沉桃花深

※没有特别认真的找过资料
※写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可能会有续……吧
※慎



蓝尚书家里有两个儿子,长子沉稳,早早遵从着祖制入了仕,放榜那日,高头大马上深红官衣映着桃花,漫了整个长安。
蓝尚书领着小儿子站在府门前满意的看着游街而来的长子,对着小少爷细语:“吾儿奕,几年后你便也会像你兄长那般穿着那官衣,走遍整个长安。”
蓝小少爷那双仍未入世的眼睛跟着兄长从东街溜到了西街:“奕不爱这般正经。”
“无功名何以生存?”
“兄长会庇佑奕一世的,奕不怕。”
蓝尚书笑着伸手拂去小少爷一肩膀的桃花瓣儿:“你还不懂,无妨,尚早。”
那日天朗风清,耳边是喧闹的人声,蓝家的小少爷懵懂看着偏疼自己的爹爹缓缓直起身噙着一抹晦暗不明的笑容,遥遥望向皇城,似有未尽言,却不得说。

那个时候他还不懂。

三年后他依旧不懂,他坐在一片火光中看着曾经“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兄长满身猩红努力的用笑容安抚着他,他说:“阿奕,还好,你不懂。”
尸体与血覆满了整个蓝府,小少爷想起了那日兄长春闱高中,着一身红衣映红了桃花,看尽了长安的春色。
他那时扯住兄长的官衣问长安好看吗?沉稳的兄长眸子里透着宠溺抱过他:“阿奕也想看看这长安一日花?”
“想看,可是奕不爱那些古籍书典。”
“那兄长答应你,终有日带着阿奕看尽长安花起花落。”


蓝衣人讲到这里替自己怀里桃衫的女子将额前未挽紧的发丝抚弄到耳后,他嘴角一点笑意温柔,揽着女子圆润的肩头凑过去轻语道:“红芍,怎么了?”红芍偏过身子躲进溢满熏香的怀里,蹙眉愁叹:“蓝小少爷着实可怜,那后来呢?”
“蓝家一门用血换小少爷生,蓝尚书与夫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死在书房,大少爷直至最后依然笑的一如三年前那日的暖阳,而小少爷满眼残红的就在那个积起厚厚一层血垢的大堂内坐了一天一夜。他想着兄长那一次游街所看到的是否就是这番的红艳。”
“小少爷死了?”
“并没,大少爷三年前埋下的人马带走了小少爷,算是兑现了护其一世的诺言,可是十里春色花起花落终究只是一个梦。”手指扣过玳瑁骨扇,蓝衣人执杯,抿尽了一口清浅香茶。

评论

© 池中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