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石相会(一)

       在家的旁边住着一个奇怪的老头,爸爸妈妈每次带黄少天出去的时候都会细心的嘱咐:不许去搭理那个老头。

       六岁的黄少天没忍住,总是偷偷就跑过去打量。

       破旧的房子,到处都是会漏风的洞,和自己那个酷酷的房间完全不一样。 

       然后黄少天就没兴趣了,他重新抱起不久前刚买的足球,离开了那里。

       再次想起以前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热得让人发困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聚焦到脸上,隔着眼皮都睡不好。手上没什么力气的甩了几下,调换了好几个角度把自己整个遮盖起来。

       现在的黄少天只是一个小公司里的普通的职员,唯一的特点是话有点多。

     “黄少,把你的宝贝石头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呗。”科上的女职员喜欢拿这句话跟黄少天搭讪,每天不厌其烦的追问。黄少天脸冲着白色的衬衫衣袖磨蹭了几下:“不给了不给了每天都要看菩萨都要疯了。”

       围在身边的女性哄的笑了一阵,围着头也不抬的黄少天一直到午休结束。后勤科的午后称的上清闲,黄少天和这里的管事儿有点关系,任务更加少,不是埋头睡觉就是和身边的同事聊上一下午,他的人缘不错,话也挺多。

       不过就今天没有兴致。

       走廊的厕所是在转弯角那儿掏出来的,一堵薄得很的墙完全的隔绝了吸烟区的人和上厕所的人。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就算是只有一堵墙,只要有狭密感就能说真心话。黄少天泼了几捧水在脸上,听着外边自己的八卦,兴致低沉。

       他没有忘记必须得等到话题拐弯的时候再出去这个规则,也没有避免和外面的同事打招呼,连脸上的微笑都很真实——社会人的潜规则理论。

     “哎哎哎哎哎我今天早退啊你们是兄弟的就给我帮忙挡着点。”

     “黄少,那女孩子呢?”

     “是妹子的下次拐角那边的那个西点店每人一份点心今儿真的不舒服各位英雄好汉巾帼女侠们帮帮忙呗。”

       手里拎过黑色的公文包,捂着肚子“哎呦哎呦”走出办公室。

       太阳真晒,黄少天敞开衬衣的领口,提溜着公文包脚步一转进了一家休闲服的专卖店,过了一会出来后,他矫情的觉得像是重生了一样。

       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有点碍事,黄少天就干脆去了商场的存储柜那里,将换下来的西装公文包全部塞进去,按照习惯的将密码的条条前前后后的叠起来塞进裤袋里。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不适合那么正规和正经。

       那块石头是什么时候到自己手里的,黄少天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有一次把石头忘在家里后,自己在学校里就各种忐忑不安,心像是被只手攥着一样,急躁的疼痛。

       从此他就再也不会忘记带上那块石头了。

       被白点附着的蓝色底面儿,摸起来坑坑洼洼,黄少天的指腹却已经改不掉磨蹭它的习惯了,心情不舒畅的时候,手指上还会带出血丝。

       去喝酒去看书去看电影或者去酒吧去书店去电影院,黄少天在心里念念叨叨个没完,答案都能重合起来,然后他想着想着进了这个城市最乱的一条街——他想念那家纹身店了。

评论
热度(3)

© 池中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