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石相会(二)

       东街在早上一点都不热闹,像是蛰伏在白天的蝙蝠,闭着眼睛,你戳它一下它才被惊扰的骚动一下。黄少天的脸嫩,穿上休闲服更像是刚刚走进大学还不够成熟的少年,不过像东街这种地方,未成年要比正儿八经的公司白领要受欢迎的多。

       路上人不过几个,一溜全身打洞还有几个按摩小姐明显刚睡醒蓬乱着头发靠在楼边醒脑。黄少天眼睛晃来晃去没个定性,手上拿着新出的iPhone5S不停的发着短信。以前玩过游戏就是不同,一长段一长段的信息不停地发往对方的手机,还不带中场休息的,内容无谓是什么“这边的质量越来越差了,满脸的痣都敢出来谁家老板敢买啊求围观求膜拜”“卧槽看到一漂亮美眉可惜鼻子上一个洞嘴唇上一个洞左耳八个右耳三个我估摸着舌头上还有一个。”

        

       黄少天的话从小有点多,自从玩过一阵游戏过家家的组了个小帮会后话变得更多了,脑洞也大,总是天马行空的乱说。

       不过他自己比较过,身边拿着石头的时候自己的脑洞总有点文艺比较受女孩子欢迎,离着石头远了点,自己比较贴近二逼青年。

       他给纹身店的老板认真的分析过这个结论,结果只是得到了一个笑容,神秘兮兮的又像是什么都没想,总之黄少天不满意。

       那个纹身店是他唯一愿意存放石头秘密的地方,他希望能得到满意的回答。

 

       自高二以来去这家店的路已经改过很多遍了,政府总是喜欢在一些根本没意义的是事情上浪费资金,比如说东街的路一个月里面翻修了两次,而且每次都只翻修一半,难受的要命。

       踩过几个坎坷不平的地方,黄少天不忘拿着手机发几句牢骚。

 

     “啊黄少天前辈。”店门口站着一挺乖巧的孩子,毛茸茸的短发很清爽跟东街固有的气氛不搭。他腼腆的笑笑推开玻璃门,里面的凉气透了出来。

       这孩子黄少天熟得很,笑嘻嘻的搭上人肩膀拐着人就进去了,空调风扑面而来舒服得他浑身一个战栗,“还真是浪费电就这天儿一个一周都见不到几个客人的小破店你家老板还真挺舍得花钱不知道他脑子里装什么!”

     “黄少天前辈的公司应该也已经开冷气了吧。”

     “那当然不一样我那个地方好歹它也加了一个公司的名头,总不至于连点电费都付不出吧你说你说你老板这周接了几摊生意啊电费水费地租费还有你工资。”

       黄少天自顾自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熟悉的跟自己家一样。

       乔一帆不在意的对他点点头,乖觉的就去倒了水。

 

       靠上布艺的沙发,黄少天手指在屏幕上戳戳按按的给人发了个平安到达消息终于是落了锁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后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

        一点一点裸露出来的肌肤接触到凉丝丝的空气时浮现出一层层的小疙瘩,而随着衣服的离开,背后的一大片纹身也慢慢的显现出来。

       带翼日蚀。

        被黑色遮住的太阳依旧有着傲人的光辉,残余下来的金色汇成两大片翅膀。

 

       乔一帆放下手上的塑料杯,手指拂过那片纹身,人体的体温仿佛在那一刻变成了太阳的温度。

     “别摸别摸别摸!!痒得很我说啊小乔你别看到就摸过来这都被你老板带出来的什么毛病。”

     

     “抱歉,前辈,没注意就碰着了。”

       黄少天用鼻子哼出个音,手指从裤袋里摸出石头顺势的磨蹭着,嘴里又闲不住的念着自己的自创儿歌起来,听得乔一帆都挺无奈的。

     “东街有家店,店里有个人,有一天客人来了,老板对客人说,东街有家店,店里有个人,有一天客人来了,老板对客人说,东街有家店,店里有个人,有一天客人来了……”

 

       【掏出了两块石头给老板。】


评论
热度(1)

© 池中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