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石相会(三)

       乔一帆是这家店唯一的雇员,一个刚刚才上大学的学生,不过已经是待在店里三年的老人了。黄少天每次看到乔一帆都觉得挺神奇的,干干净净的一张好学生脸搁在东街简直就跟惊悚故事似得。

       东街出没的人,一向是没什么纯净气质的,包括黄少天自己。

 

       这个好学生脸现在正乖巧的收起黄少天脱在沙发上的衣服顺手还放了一杯冰水在矮桌上:“黄少天前辈进了店里就脱衣服的习惯还是改了吧。”嘴角漾开的一抹微笑带着点学生气的青涩,说出来的话有一股认真劲儿在里面。

     “哎哎哎以前可没这个习惯,还不是你们老板把后边的玩意儿刺上之后来的,在外面不好脱衣服进了这儿还真心忍不住嘿。”黄少天大大方方的靠在沙发上,双脚翘上矮桌,“小乔你说这什么毛病,每次挨着镜子看后背那个图案的时候脑袋总是一抽一抽的就痛了,捏着石头才舒服点儿,是不是你们老板给我刺了个什么邪门儿的东西,完了完了老叶一定在诅咒我!!!”

     “再怎么邪门儿,也是黄少天前辈你让刺的呗。” 

       卧槽!!!!好孩子被教坏了,还真特么的一针见血。

       黄少天有点唏嘘的整个人巴到沙发背上歪过去看已经到沙发后边台子上的乔一帆,反复念叨小乔被叶不修给教坏了,乔一帆也只好配合着笑笑。

       这间刺青店的生意就跟黄少天说的一样,一个半月都来不了几摊,不过不代表没有客人上门——至少今天,黄少天才在里面休息了半个小时,挂在门口的风铃就开始叮铃叮铃的叫嚷了起来。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这么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眉眼端端正正,往广了说是个帅哥,往狭了说更加是个帅哥,黄少天就觉得大概那种小女生喜欢的小言情里面的男生就该是这样的。

       帅哥客人手里拎着白色塑料袋,一抬眼就能看到在沙发上半裸的黄少天,第二眼就锁定了衬在白皮肤上的暗金色纹身。

       难受的气息在一瞬间就像是被困在袋子里的浊气看到破洞就争先恐后的挤过来,黄少天呼吸急促了几下,手指有点颤的磨上那块石头,粗暴的揉搓,直到手指上又挂上了森森的血丝。

       叶修要是这次真难受死了我就绝对不来你家店了!!!!我特么的指着太阳和月亮一起发誓擦擦擦擦擦擦!!!!!思维糊成一团的时候,黄少天只能想到这句话。

 

       周泽楷是这家纹身店的常客,也是纹身图案的提供者,大概每个月会来提交一次图案,叶修对这位的了解程度也只是限于【帅哥】、【图画的不错】、【受欢迎】这三个关键词上,不过知道这么点也就够了,他是老板而周泽楷是客人以及不定时的图案提供者,根本不需要什么相遇相知的剧情,叶修喷了一口烟,想到了苏沐橙宝贝笔记上的那几篇文章。

        所以当周泽楷提出想要那块石头的时候,叶修有点惊讶,然后犹豫了一下,毕竟是别人寄留的东西不好给,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叶修不要脸的在停顿了五秒之后拿着那块石头敲诈了周泽楷三个月的图。反正少天的记忆不好,叶修拾掇着散开的图纸,难得有些心虚。

       正因为心虚,叶修才一直有意识的隔开黄少天和周泽楷的碰面,而今天叶修在周泽楷身后看到那个沉默寡言的人突然缩紧瞳孔痛苦的去抱自己的头的时候,眯了下眼睛鞋尖踩灭了烟头,这是正剧要来的节奏啊,沐橙的小说没白看。


评论
热度(2)

© 池中鱼 | Powered by LOFTER